✢story.


  阳光照射在湖上,荡漾粼粼。在那番柳烟花雾旁,还有个简单却不简陋的木屋咖啡厅。

  虽说是木屋,但在那屋顶底下的三面表墙還是用大大片华丽的玻璃雕花而成,而表墙后的三面里墙则是添了份清香的桧木长板。最后面玻璃墙壁是用一瓶瓶的啤酒罐直放堆叠而成,阳光照射在那上面,形成了五颜六色的光芒,实在是好不美丽。

  而在那最角落的木制桌椅上坐着一个青年,他看相约二十一、二岁,头发虽是稍嫌略长但看起来却不娘气,配上看起来修长又十分有力的腿,十分刚阳。眸子则是长长的凤眼双眼皮,睫毛不算长却很密。眼角下的泪痣也帮了那青年的刚阳添了分温柔之意。手不停搅拌咖啡的动作,那模样像是在等人似的。

  搅啊搅的,不知不觉的过了快十分钟。青年也从原本的游刃有余变得稍嫌不耐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。

  大概过了快半个小时,终于一位马尾女子慌忙的从远方奔来,气喘嘘嘘后点了一杯热巧克力就继续喘气了。

  「你迟到了。」温文尚一针见血的说道,他平时话不多,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挤出四个字,可见他已经是怒气冲冲。说完男子淡淡的用了眼神责怪了下颜泛,便继续低头喝着自己眼前的咖啡。

  他还是喝着以前他最喜欢的黑咖啡。感受到了这点让女子觉得莫名心安。

  「哎尚啊你先别生气,听我解释。」颜泛紧张的扬了扬她假掰的讨好笑容,因为她知道,这个闷骚的男生是不可能一直生她气的。

  温文尚像是也知道了这点,瞥了一眼颜泛后便什么都不说了。脸上因生气而紧抿的薄唇也松开了,紧张的气氛也慢慢的落下了帷幕。

  ——他总是如此的温柔。

「走吧阿尚,我们先去趟『日初』吧,他们还在等着呢。」颜泛灿烂的笑了笑,一口气喝完了服务生刚送上的热巧克力,也慢慢的催促着温文尚赶紧喝完咖啡。

  故事尚未结束,就让我们静静的等待,他们将未来蓝图渲染上七彩的漂亮色彩吧。

    K.


上一篇 下一篇



Copyright © www.penpal.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,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,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,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<聯絡我們>,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,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。
載入中...
top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