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許受了浮力影響,我通常是遲鈍的。
我無法根據隱隱從鋼青色透出的清亮辨別確切時辰,非要等水窪裡被風吹碎的陽光提醒,雨剛停。
我通常是健忘的,車聲遠去,晴日夜裡落葉吹起的颯爽才使我想起,雨離去的日期。

也許有天為了改變,等我籌足了傘錢,我會跳出魚缸。
那時,不知我會不會再懷念起永不止息的雨。




Copyright © www.penpal.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,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,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,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<聯絡我們>,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,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。
載入中...
top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