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澤旭
    旭的奇怪人生 Story2 這男的好奇怪    2019-07-08   小說

「大小姐,您的制服已準備好了。」一個把兩邊頭髮往外梳的老管家說。
「放椅子上就行了,謝謝。」我有氣無力地回應,腳步聲離我愈來愈遠。
用星星點綴的天花板,充滿歷史氣息的壁畫,先進的電腦設備,堪比電影院大小的螢幕,
這就是我的房間,房間的空曠卻只有我一人,我慢斯調理的起床,穿上那個老頭拿來的制服。
哇...黑絲又是怎樣?要我穿上是嗎?我不記得我有買過這種東西啊...
我把那從未碰過的黑色物質丟在一旁,自顧自換上制服,嗯?有奇怪的視線?
我往四周查看,發現站在門旁開一點門縫的那個老頭。
還是開始今天的晨練吧,難得自己打算懶惰一天。
「臭老頭,你死定了,做好覺悟吧。」我心劇烈起伏氣和地說。
雖然沒暖身,但我的瞬間爆發力還是很足,三秒內撞開門把他一拳尻倒在地。
「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下!!!!!我只是期待妳會穿上我準備的絲襪,沒有想偷窺的意思,真的真的。」
「喔?也就是說你遺言寫好了,準備來我這邊報到了是嗎?」
「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他的右臉因為我而凹陷進去,眼淚伴隨著血交織出他的恐懼。
「以後我會注意我有沒有關門,你也不要偷窺了,之後不再是打人不眨眼了,知道了嗎?」我泛出一絲微笑。
「好...............我先....把早餐端出來,請大小姐稍作等待。」死老頭一邊顫抖一邊站起身來。
當他的腳步真的離遠後,我才開始把該帶的東西準備一下,然後下樓。
一樣是個偌大的飯廳,餐桌上有不同樣式的餐點,而卻只有我和那個死老頭吃著。
我已經很感激有人給我這麼多的物質享受,但是我要的是這種生活嗎?
這還是一個問號。
我收拾好自己,就出門上學去了,說起來我好像是風紀委員長的說....好麻煩。
「班級姓名學號,你遲到了。」我一樣做著從小學就沒變過的工作。
「痾...10810305吳澤旭」一看就知道睡過頭,他頂著一雙死魚眼。
「還有你領口沒整理好,頭髮也翹起來了。」
「抱歉,真的很想睡,學姊你可以先進去沒關係。」
「不是這種問題,你為什麼敢在我面前不整理好?」
「難道妳是大人物嗎?恩...對不起,我只是個鄉巴佬。」他一邊說一邊整理自己的領口,但他的頭髮怎樣壓都會翹起來。
「沒有髮膠嗎?我有,可以先借你,來洗手台這邊。」
「不用了,我只要用水就好了,學姊你還是跟教官一起檢查看有沒有像我一樣遲到的學生。」
「我說要借你就不要再多說了,煩死了。」
「恩,那我就接受妳的好意了。」嗯?我自認為我已經散發出很強大的威攝力的說...
「跟我來。」我一副就是「不要惹我」的樣子,逕自走向糾察隊準備室。
他也乖乖地走過來,從我的書包拿出髮膠給他後就擅自離去。
「恩...學姐感覺就很適合穿絲襪啊....尤其是黑絲。」
「蛤?欠揍是吧?你還想活命嗎?」這句話還真是出現的出其不意。
「抱歉,我只是以美學思考,最客觀的想法大概就是覺得妳缺了絲襪,騷擾到了妳很抱歉。」
「................簡單來說就是變態嘛!那沒什麼好說的了。」我和今天早上一樣出了拳,但被他用手掌握住了我的拳頭。
「啊~好柔軟,原來這就是女生的手。」
「別得意忘形了,你惹錯了人。」我立刻使出柔道五段的實力,把他打趴在地。
「少俠,我看妳骨骼驚奇,要不要和教練一起打籃球?啊...」那男的就算倒在地上也打算說話討打。
「你這種人肯定沒女朋友,也才第一次見面就評論別人身體,你該不會是足不出戶的死宅吧?」
「很抱歉讓你受到精神傷害,髮膠我確實拿到了,等等還妳。」
他站起身小跑步逃走了,還伴隨著一點哭聲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「還好你遇到的是我,不然其他人早就叫警察來了。」他已經弄完頭髮,把髮膠拿到校門口還我。
「雖然被暴打一頓就是了...」
「好了,回教室吧!不要在這邊逗留了。」
但是他遲遲不肯離去,只是垂下眼睛。
「怎麼了?我難道對你造成了不堪負荷的肉體傷害嗎?」
「學姐你的名字是什麼?」
「...有你這麼問的嗎?哀..李鳶蓉,好好記住。」
「好,果然.........穿上黑絲襪會很好看,哈哈哈哈哈哈!!」
那個男的說完那句話就烙跑了,邊跑還邊笑,真的欠揍。
哀...呵呵,好奇怪。
這男的好奇怪。








上一篇 下一篇



Copyright © www.penpal.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,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,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,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<聯絡我們>,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,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。
載入中...
top↑